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趋势
因祸得福:鄂尔多斯草原遇雨躲进蒙古包,品尝了贵宾级的美食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0-06-27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11
     昨全国午到的鄂尔多斯,夜晚的那场接风宴就让我见地了蒙古人的旷达、豪迈。羊肉是用托盘上,酒是用碗喝。老同窗相聚,把酒言欢,大碗喝酒,大块剁肉,真乃如意人生。宴席将尽,蒙古同事来了个本地节目:“歌声不断,酒不断!”直接把咱们都拿下……以至于今早前去鄂尔多斯草原的途中,大家还是醉眼昏黄。
    鄂尔多斯草原位于杭锦旗境内,锡尼镇西南9公里处。极目眺望:“天似穹庐,覆盖四野。”天际中是通透而纯洁的云,近处是碧绿如软玉的草垫,空灵、广袤无垠的大草原,让民气旷神怡。
    鄂尔多斯在蒙古语中是:“浩繁的宫殿”的意义,曾是成吉思汗与第一夫人孛儿贴居住的大“斡耳朵”(鄂尔多),有着都城的作用,是政治军事批示中心。传说成吉思汗当年西征时,路过鄂尔多斯伊金霍洛,看到这里水草丰美,花鹿出没,一时被美景所吸引,马鞭失慎失踪在地上,就对侍从说:“我死后可葬此地”。成吉思汗的陵园是否在此尚未断定,但他的魂留在了这里。
    这块黄河“几”字湾中陈腐而神奇的土地,哺育了马背上的民族,也造诣了一代天骄。蒙古人的平生,在马背上成长,马背上放牧,马背上接触,马背上歌唱。……在湛蓝如洗的天际中建立着一马头琴雕塑,似乎能听见那悠扬的曲调在奏响,苍茫而高亢的旋律给人以无限的联想。
    鄂尔多斯的杭锦旗有“骑射之地、游牧之所”的称呼,其草原游览业兴修于2004年,是国度4A级游览景区,焦点区由一个蒙古大营和300多个蒙古包组成的蒙古包群。其中那达慕实景马术剧、诈马宴、草原之夜篝火晚会、飞天草原以及鄂尔多斯婚礼表演等都是非常具民族特点的项目,想举座验,要住上一晚才能够。
    由于咱们的光阴有限,大家商量选定喜好的项目来玩,“骑马”的定见非常同一。老帅哥带着小鲜肉已换好了着装,开拔前让我给他们来了一张合影。实在我也想体验草原善策马驰骋的感受,无奈昨晚的酒确凿喝大了,现在脑袋还是昏沉的,担心会从马背上给颠下去了,还是平安第一吧。
    骑不了马,咱就带上美女们坐马车,奔向草原深处的蒙古大营,去领略马背民族的风土人情。跟着赶车蒙古大叔的一声鞭响,咱们启程了。草原的天,说变就变,刚才还是蓝天白云,现在又是乌云密布,眼看着一场雷阵雨就要来临。
    赶车大叔很幽默,打趣地说:你们是朱紫行雨,咱这大草原有半个多月没下雨了,你们一来就带来了雨,这是喜雨,你们是朱紫呀。哈哈,大叔真会语言。鄂尔多斯草原现在的沙化还是蛮紧张,已罕见了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景致,牧民们期盼着雨水,来滋润这草原。
    咱们刚到蒙古大营,那场滂湃大雨就如期而至,还好,咱们已踏进来和睦的蒙古包。这个蒙古包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,目测可包容一两百人,后来才晓得这蒙古包是由10个哈那(即蒙古困绕墙支架)组成,这样规格的蒙古包,惟有王爷才气享用,而让我没想到的是:这样贵宾级的待遇会贯串永远……
    从踏进这王爷的蒙古包后,就能感受到了这份真情实意。开始是敬献哈达,分男左女右落座后,登时献上一碗热火朝天的奶茶,接着又端上来炒米、奶油、奶豆腐和奶皮子等奶制品,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高等甘旨,一碗浓香的奶茶下肚,顿感我的胃里填塞着温暖……
    气氛中弥散的奶香味尚未散去,马头琴的旋律已响起,这余音绕梁的琴声中,既有“天苍苍,野茫茫”的深厚,又有纵马驰骋的激动,舒缓与猛烈并存,悠扬和粗豪同在,悲凉却又不失热烈。这沧桑的曲调似在叙说曾经的旧事。
    马头琴曲罢,“古如歌”上台。鄂尔多斯“古如歌”是蒙古族古典音乐的“活化石”,它源于宫阙,是蒙古民族唯独保存完整的宫阙歌曲。普通在谨慎而盛大的仪式演出唱,演唱者着盛装,其风格高贵高雅,节拍如果隐如果现,如果即如果离,旋法大跳大落,跌宕升沉。整个音乐填塞凄凉之美,空灵之美和悲壮之美。
    这些古如歌艺人原先是出没于成吉思汗的金帐宫阙中的乐者,直到新中国建立前,杭锦旗的王爷府中还领有着宫阙的乐队,但随时代的变迁,他们散落于草原,却以固执的性命力保存了下来。本日能在此观看他们的演出,真是福星高照。
    马头琴、古如歌都被参加国度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,分外是这些老艺术家,可号称“国宝”了,都是有六、七十岁的人,在这盛夏着正装,兢兢业业为咱们区区几个旅客演出,真得让人由衷的钦佩和感动。
    他们敬业的精力得到全部在场人的掌声,一个小时的演出收场后,蒙古包的主人给他们献上贵宾级的美食,以示对他们敬意。除了奶茶、奶酪等奶制品外,另有晶莹剔透的羊尾,在蒙古族的待客礼节中羊尾是留给非常尊重的嘉宾。
    老艺术家们热情地邀请咱们一块来品尝,盛情难却,尝了一小块,进口既化,芬香四溢,非常好的吃法是沾上白糖,这样不觉油腻。扳话之中才晓得:他们是达尔扈特人,这群“担任神圣任务的人”,已忠诚地为成吉思汗守灵近八百年,他们享有封地及特权,职责是护陵和祭祀的司仪,很受蒙古族人的敬重。
    不知不觉咱们在蒙古包中拖延了一个多小时,表面的雨也停了,咱们要和这俏丽的鄂尔多斯草原惜别了。蒙古族人的盛情、马头琴声的悠扬沧桑、古如歌的空灵,另有这浩瀚的草原,都会留驻在我的脑海之中,或将成为永久。